《央广》创下台湾医疗史多项第一纪录 看美国人罗慧夫医师怎幺用

【编按】被尊称为台湾整形外科之父、有「补脸天使」盛誉的美籍医师罗慧夫,不幸于美国时间12月3日凌晨3时逝世,享寿 91 岁。

罗慧夫 1959 年从美国来台,奉献台湾 40 年,曾获得第六届医疗奉献奖表彰。他先后担任马偕纪念医院、长庚纪念医院院长,不只首开台湾唇颚裂治疗先河,成立唇颚裂颅颜基金会救治病童,同时台湾第一辆山地医疗巡迴车、生命线、烧烫伤中心、加护病房…也都从他开始。不仅如此,他还将先进国家的医务管理观念引进国内,更是革命性地翻转了台湾医院经营型态。罗医师于高龄 72 岁(西元 1999 年)才告别长庚医院退休返美,直到 2013 年拖着病体最后一次返台时说:这是我最后一次来台湾了…。

以下,是作家张肇烜医师于去(2017)年在【仁医心路】专栏所书写的罗慧夫医师,希望透过这篇文章,可以让读者更加清楚罗慧夫医师对台湾医疗与弱势者的贡献。

用爱填补人间残缺

他被称作「补脸天使」,从美国来台行医超过 40 年。罗慧夫医生用爱填补人间的残缺,让孩子们从此之后,有一个更完整的生命。

「我小时候住在乡下地方,我的父亲是一位教师,我的家族里面大部分是老人,因为我是家里的独子。小时候,我常常去卖报纸,在我高中毕业的时候,我去当兵,在一个海军医院,我的工作是在开刀房,做一般护士做的工作,对医疗方面的事感到兴趣。所以因为这样,我念大学的时候,我的目标是要念医学院……」罗慧夫医生娓娓道来他从小在美国的生活,最不简单的是,全程他都用台语说。

读爱荷华大学医学院时,罗慧夫与妻子白如雪结婚。準备在美国开业时,他辗转接到一封来自台湾的信。

来台第二天就开始学台语

这是马偕医院院长夏礼文寄出的「求才信」,他即将要退休,希望有人能来台湾。罗慧夫陷入长考,几经考虑,他毅然决定和妻子带着儿女,来到这未知的东方岛屿。

罗慧夫要赶快融入台湾的生活,来台湾的第二天,他就去学台语,因此他的台语讲得比很多台湾人都还要好。

隔年三月,罗慧夫就任马偕院长,当时马偕的规模不比今日,已经好几个月发不出薪水、员工的士气非常低落,堪称是接下一个烫手山竽。

创下台湾医疗史多项第一纪录

他是医生,在行政管理及经营上,有许多不足,他找来台大商学院毕业的张锦文先生帮忙。在马偕 17 年的时间,罗慧夫创办了台湾第一个小儿麻痺重建中心、台湾第一间加护病房、台湾第一个唇颚裂中心、第一台山地巡迴医疗车、第一个自杀防治中心生命线以及台湾第一个烧烫伤中心。

罗慧夫认为:「做这些事,钱,其实不是最重要的。」他觉得「人」才是决定医疗品质优劣的关键。因此,他最重视人才培育,把他所学所知的都无私地传承,他也选送院内医师、护理、检验等各专业的人员出国受训,他希望学生都能比他还要好,还要优秀。

全台一半整形医师系出罗门 全球 37 国医师受教于他

1976 年罗慧夫离开马偕,担任台北长庚医院创院院长,他继续在这里成立台湾第一个唇颚裂暨颅颜中心、第一个显微中心与第一个美容中心。他倾全力投注在整形外科的发展。今日,长庚整形外科能在世界居于领先地位,全归功于一手打造的罗慧夫。

「罗慧夫医师亦师亦友亦夫,全台湾 300 个整形外科医师中,一半以上是他的徒子徒孙,就连国际间,也有 37 国、267 位医师曾来台受教于罗慧夫医师长达半年以上。」长庚医院院长这幺说。

罗慧夫对学生好,但也很严格。曾有医师缝合伤口稍有瑕疵,罗慧夫厉声要他:「拆掉!重缝!」对待病人,不能有半点的马虎,他说:「因为这条线一上了病人的脸,就跟定了他一辈子,绝不能马虎行事。」

生命的不完美,可以用爱来弥补。

「一个唇颚裂的手术只需要 1 至 2 个小时,可是却可以重建一个孩子的一生。」罗慧夫医师说。他最欢喜的就是,「缺嘴」的囝仔变「真水」,帮助这些囝仔让他觉得很快乐!

钱都花在病童身上 退休返美后连买车钱都没有

1989 年罗慧夫捐出十万美金,约台币三百万元的积蓄成立「财团法人罗慧夫颅颜基金会」,致力于先天颅颜缺陷孩子的全人医疗照顾。

来台 40 年,他创下许多台湾第一的纪录,罗慧夫医师要退休了,他却发现罹患了摄护腺癌。

「如果我留在美国,我会是一个赚很多钱的外科医师。」罗慧夫曾经这幺说。他却选择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退休回到美国时,他的身上连买辆车的钱都没有。后来他又罹患帕金森氏症,需要动脑部的手术,他也拿不出钱来……

钱哪里去了呢?罗慧夫的钱都捐给教会、医院,拿去帮助最弱小的贫病人家。

后来还是罗慧夫的学生私下募款和基金会协助,让他得以接受手术治疗。

努力的治疗,罗慧夫医师还想要再回来台湾……儘管他退休了,深受帕金森氏症所苦,只要身体许可,他尽量能够每年回到台湾来。

回台的长途飞行,他老人家得从美国佛罗里达,历经转机,长达 26 小时的飞行,才到台湾。

五年前他说:这是我最后一次来台湾了

2013 年,罗慧夫医师 86 岁了,他已不能再负荷长途飞行,罗慧夫说:「这是我最后一次来台湾了……」

最后一次来到台湾,罗慧夫医师和妻子回到他们第一次来台湾的马偕医院,他们难掩兴奋,妻子用台语说:「我们四个孩子都很爱回来台湾,我的一个女儿跟台湾人结婚……她要来这里说国语她不会讲,但是她还会,还记得怎幺讲台湾话,很谢谢你们……」

罗慧夫医生虽然已经离开台湾,但是他为台湾留下许多人才和宝贵的无价资产,还有罗慧夫颅颜基金会持续地帮助最需要帮助的孩子…..

「改变一个孩子的容颜,修补的不只是那个缺口,还有他们整个生命,让他们对自己有爱心、对社会有感恩,长大后会是个更懂爱的人,把爱再传下去。」

这是多幺美好的,爱的故事。谢谢罗慧夫医师,台湾人永远感谢,祝祷长命百岁!

(本文取材自民报《仁医心路》专栏,文章标题与内文插题为央广编辑所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