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程的机票早已定好,依然从香港腾飞,本是18号夜间的机票,然则新加坡的同伙Lusinda早早的关了工作室早早的和未婚夫到了香港,六年没见,提前一日去加入此次约会,也没什麽,况且我也想有了第二次亲近这个城市的机遇,不知道戈壁打磨过的心,会不会从这个城市裏看到其余惊喜。 

猫小文和火星是戈壁裏熟悉的伙伴,他们都有随身的Postmark Note。这个习惯很好,于是我回来后也备了一本,如今裏面也收集了不少的邮戳了。此次去香港,天然要多收集一些,今后可以一页一页地翻给女儿看。为了便利交通,此次的旅店直接预订在了尖沙咀,步行10分钟就能到船埠。旅店落在乐道,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处所,房间并不很大,窗户外就是闹市,香港气味劈面而来。安置好已经是下昼四点了,Lusinda和她的未婚夫还在外面閑逛。接洽约好谋面的时光和所在,一看还有不多的时光,便带上Postmark Note和相机,出了门去。跟我走,归去记忆中的Hong Kong2014,2既然要盖邮戳,那天然是要找邮局了。我找到的第一个邮局就是尖沙咀邮局,然则遗憾的是香港的邮局都不许可在非邮品的东东上盖日戳。交涉了很久都不可,我无奈的废弃了。照样寄张明信片吧,让猫小文同窗替我看看特区邮戳的样子吧。                       尖沙咀的海边标记性的钟楼尖耸入云。跟我走,归去记忆中的Hong Kong2014,2溘然一阵急促的警笛划破耳膜,7辆警车嘎然剎住,下来了一群戴着盾牌的警员,引得游人们纷纭立足跟我走,归去记忆中的Hong Kong2014,2                        本来是警员法律,被我撞上了。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在本页阅读全文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