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涨价叫义诊太沉重 团体收登记费积极募捐补助开销
报道:廖舒桦、潘丽婷

中药涨价叫义诊太沉重 团体收登记费积极募捐补助开销

由于坊间私人中医诊所收费昂贵,很多病患在森德教会紫森阁等候看诊。

中药价格逐年飙涨,导致赠医施药团体的花费大大提高,令他们大感吃不消,有些团体更积极寻求外界捐助,甚至萌起征收登记费的念头,从而帮补每年庞大的开销。

根据了解,一场义诊开销少则数百令吉,多则需要数千令吉,惟从病患收取的登记费或捐款只有寥寥一二百令吉,令一些团体有感杯水车薪。

据《》记者了解,参与义诊团体的中医师及义工都是志愿及义务,加上大部分义诊团体都没有向病患者诊收额外费用,而义诊团体最大开销为中药费,通常一位病患所需的药物成本介于18至20令吉。

3因素促使中药飙涨

国内的中药价格飙涨,主要是消费税落实,加上马币持续贬值及中国天灾影响中药收成,促使国人被迫吃昂贵中药材。

不限中药天数份量

大部分义诊团体都没有向病患者诊收额外费用,有的团体也只是象征性收取2至5令吉的登记费,同时不限制中药天数及份量;额外理疗,如针灸、推拿、刮痧、拔罐等也没特别收费。

相比私人中医所或西医收费,义诊因无需收费而吸引不少人,甚至异族及青年也前往求医,人数也逐年增加。

如此一来,即使无需支付医师及配药师补贴,在需求量高及中药价飙涨情况下,造成施医赠药团体每年的中药开销非常庞大。

不过,由于施医赠药是造福社群的善举,即使经费大大增加,这些团体仍旧继续举行义诊,只是他们开始设法“开源”,包括积极寻求捐助者或征收登记费等,以便这些善举能持续举行,让更多人受惠。

有的团体也希望政府检讨中药征收消费税的必要性。

中药涨价叫义诊太沉重 团体收登记费积极募捐补助开销

虽然中药价格上涨,惟医总将持续推动爱心义诊,包括走入乡区服务。(档案照)

紫森阁及紫祥阁靠乐捐阁庆筹医药费

森美兰德教会紫森阁及淡边德教会紫祥阁过去数十年来为赠医施药造福贫困病患,他们主要靠病患、善心人士的乐捐及阁庆来筹募医药费用。

坚持不调整登记费

义诊服务除了最常见的把脉问诊,病患还可免费获得至少2天的参调后的中药,以致义诊团体的一年的中药花费高达5至逾10万令吉。

虽然目前只有森德教会紫森阁征收1令吉看诊及5令吉针灸的登记费,但有关象征式收费并没起到“帮补”作用,而该阁也坚持立场,不愿调整登记费,避免增加贫困病患的负担。

至于完全免费的淡边德教会紫祥阁义诊服务,在面临近年来价格不断高涨的中药,也考虑仿效紫森阁征收登记费的措施,希望帮补一些医药花费,否则入不敷出。

中药涨价叫义诊太沉重 团体收登记费积极募捐补助开销

陈国璋展示每瓶至少上涨4至5令吉的中药。

每年花费增万元

中药价格上涨,主要是中药征收消费税,马币汇率问题及中国天灾导致货源短缺所致,目前的中药每瓶的价格至少上涨了4至5令吉,而我们赠予病患的中药必须调上几种成分,因此所需承担的费用会大大提高。

去年的赠医施药花费超过13万令吉,几乎每年增加1万令吉费用,至今看诊的人数已高达9000人。

凡前来看诊的病患只需缴付区区1令吉的登记费,至于非常贫困者则可豁免缴付;需要针灸的病患的登记费为5令吉,每名病患可获得两天的价值约12令吉的中药调理。

盼豁免消费税

如果在私人中医诊所看诊,至少得花费50令吉以上,我们主要是帮助贫困患者,因此只是征收象征式费用。

我们也曾考虑提高登记费,但觉得还是要秉持赠医施药的宗旨,不该增加病患的负担,因而打消念头,只能靠善心人士捐款及阁庆筹得一年的医药费用。

我们赠医施药服务至今已有56年,义诊时间为每逢周一、三和五下午1时至2时,去年增加针灸治疗,惟每次只限15人。

我认为政府应该体恤我们赠医施药的困境,豁免6%的消费税。

拟收登记费减轻负担
——淡边德教会紫祥阁医药组主任●洪桂芳

我们从1978年起推行赠医施药活动,协助贫困的病患,至今已有38年历史,病患人数每年在增加。

近年来,中药价格愈发昂贵,若遇上缺货,价格又会再度上涨,以致我们的负担也越来越重,因为我们的义诊服务是免费的。

单是去年的中药费用就已达至4至5万令吉,我们还得承担每名医师每次义诊的交通费50令吉,因此每年的花费非常高。我们过去只是靠病患乐捐,以及阁庆筹得赠医施药费用来维持庞大开销。

我们也考虑征收一些登记费,以维持及补助开销。

我们的义诊时间是每逢星期五晚上7时30分至8时,病患必须提早于7时前来拿号码,每天平均会有40至50名病患。

中药涨价叫义诊太沉重 团体收登记费积极募捐补助开销

杨细妹医师为病患针灸,纾解病痛。

义诊日渐受欢迎
——大马中医师暨针灸联合总会秘书长●黄保民

虽然今年中药价格加消费税较以往涨了30%,惟医总持续推动爱心义诊,包括走入乡区,每月固定为一、两间老人院或孤儿院义诊,每次费用约3000令吉;会所逢周日也办赠医施药,人数从以往30人左右,增至四五十人。

主要是经济不景气,加上不少人开始对中医有信心,甚至是年轻人也爱看中医。但因为中药较西药贵,一般在外看诊费用贵,义诊越来越受到各阶层人士欢迎。

医总所办义诊没收注册费,一些对外义诊则有置放乐捐箱,但来自病患乐捐相当少,每场义诊只捐获一两百令吉。因此,本会积极向商家同业募集,以便获得足够经费进行更多义诊。

召集商家按时赞助
——雪隆保生大帝赠医施药中心署理主席●黎天声

中心从事义诊约有8年,除了每星期二晚在沙叻秀新村提供议诊,也应邀到外坡或外州为有需要者义诊。

不过近年中药价格涨约20%,加重开销,加上市道不佳,不少人寻求义诊,沙叻秀新村问诊人数比以往多,一般有六七十人,最高纪录达80人,甚至友族也到来问诊。

过去,除了满60岁者免登记费,余者一律收5令吉,并且不曾调整或额外收费,药量也给足一星期或视病患需要供给,平均每人药费介于18至20令吉。至于中医和义工是义务性,毫无津贴。

每次义诊都有在会场置放乐捐箱,让病患随意乐捐,但多数只获约100令吉现金。为确保本中心有充足经费,我们不时召集商家按时赞助,每年也通过年宴筹款,从中推广中医学术,让更多人受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