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大师:我不要做一个「呷教」 的和尚

我出生在战乱的年代,生活虽然困难,但感谢父母给予我慈悲的性格,自小就爱护小动物,欢喜帮助别人。十二岁出家后,丛林专制严格的教育,养成我接受的个性,凡事不怕难、不怕苦。如今我九十三岁,出家八十多年,要说这一生,我想可以用「生于忧患,长于困难,喜悦一生」十二个字来说明。

我毕生弘扬人间佛教,常以「人生三百岁」来自勉,为了佛教,永不休息;然而,世间因缘和合,老病死生是自然的现象,物质的肉体也会有故障须要维修的时候。

二○一六年岁末,我因劳累过度以致脑部出血开刀,感谢高雄长庚医院陈肇隆荣誉院长率领医疗团队帮助,也感谢全球有缘人的祝福,得以恢复健康。这一生我以病为友、以忍为力,我并不感觉有什幺痛苦,只是有些不方便而已。我心无罣碍,自由自在,只有欢喜快乐。

在休养期间,弟子们告诉我《星云大师全集》一出版就受到大家的喜爱,现在已经三刷了,但总计三百六十五本书的量体实在太庞大,不知道要从哪一本读起。

徒众说,可否以我自己的经历为主轴,从中选出数篇文章编辑成册,做为他们行佛的依据準则。

我一生说给别人听的,写给别人看的,也是我在做的,假如能够对大众有利益、对佛教有帮助,我自是乐见其成。听主编蔡孟桦小姐说,已準备出版一本《我不是「呷教」的和尚》。

呷教,就是靠佛教吃饭。七十年前(一九四九),尘空法师从浙江普陀山託煮云法师带给我一封信,上面写着:「现在我们佛教青年,要让『佛教靠我』,不要有『我靠佛教』的想法。」他的这段话,深深影响了我。是的,我希望佛教靠我,我不要靠佛教,也就是我不要做一个「呷教」的和尚。我自许做一个报恩的人,并且发愿:我要给人,不希望人家给我。「佛教靠我」这句话,成为我心中的一盏明灯,经常这样充电,甚至发光,增加了我的信心力量。

实在说,人间佛教是佛教未来的光明和希望。我受益于三宝的恩惠,一生没有见过学校,却做了小学校长,在全世界建五所大学,获得三十多个大学荣誉博士学位、许多学府的荣誉教授。我在五大洲建设三百间的道场,一千三百多名徒众分别从事文化、教育、慈善、共修等各种弘法事业,感谢大家对我提倡人间佛教的护持,佛教已经从明清的经忏佛教,成为二十一世纪给人接受的人间佛教。

本着「人间佛教佛陀本怀」的信念,我以教为命,以众为我,仅以此书《我不是「呷教」的和尚》,供养十方读者;若还要问我平生何所愿?那就以「平安幸福照五洲」来祝福大家了。

是为序。

星云 二○一九年二月
于佛光山开山寮

【书籍资讯】
《我不是「呷教」的和尚》
星云大师:我不要做一个「呷教」 的和尚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